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究竟是谁杀了谁?暧昧迷幻中探索愤怒灵魂——电影《燃烧》嫣米

究竟是谁杀了谁?暧昧迷幻中探索愤怒灵魂——电影《燃烧》嫣米

图片说明:究竟是谁杀了谁?暧昧迷幻中探索愤怒灵魂——电影《燃烧》嫣米,。



海报




2018年5月16日,李沧东导演的新电影在戛纳首映,后获得一片盛赞。


时隔两年,这部电影被一个电影艺术殿堂的敲门汉、大俗人的我翻出,反复观看(两遍也算反复)。


我想为它写点什么,辗转反侧。





01

首先应当承认,这是一部好电影。


好电影的标准,并不在于要讲多么跌宕起伏的故事。


也不仅仅是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画面。


而在于,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观众在其间,看到了自己眼中的世界。


然后觉悟自己想要的道理,延伸自己的思想高度。


所以这是一部,剧透也没关系的电影。


电影的鉴赏学理论,可以很好的桥接到这里:


别人看到的,未必是你看到的。想知道它说了什么,最好还是自己去看看。


这篇影评,也只是记录我本人所看到的东西。






02

在看这部电影的同时段,我正在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看完电影,为了配合更理解它,我又去读了村上春树《烧仓房》和福克纳《烧马棚》。


据说李沧东买了村上的版权,也借鉴了福克纳。


为什么说电影要提文学?


因为解读一切艺术的前提,也就是审美的前提,无非是两个字:意象。


其他都是胡说八道。


《燃烧》的意象,或许和《百年孤独》有相通之处,《烧仓房》和《烧马棚》为它提供故事的内核。


所以,简言之,我看这部电影,就看到了魔幻现实,人物向内心探索的空洞迷茫,向外探索社会阶层感受的无奈愤怒。






03



魔幻现实,如梦境一般暧昧。


如同电影中熊熊燃烧的火焰,即使这样的画面只给了一个半。


一个在男主钟秀的噩梦里,他对着燃烧的塑料棚竟然微笑。


半个在结尾付之一炬的尸体,只配成为钟秀离去时的背景。


电影中暧昧的意象太多。


多处重要场景选在黄昏日落。


这是一天中最暧昧的时刻。


坡州乡村南北韩交接的郊野远景,模糊连成一片。


永远光线不明的室内,人物在阴影中作息。


就连剧情,也是说不清道不明。


女主惠美去哪儿了?失踪还是死亡?


如果惠美死了,究竟是谁杀了她?


Ben究竟是不是个连环杀人犯?


他犯下的罪行,是烧塑料棚,还是杀人?


细节同样充满疑问。


那个接起后总没有声响的电话,到底谁打的?


惠美家附近究竟有没有井?


看懂了电影的人,几乎心里都会有自己的认定。


但其实,电影什么都没说。




暧昧的景色和镜头语言




惠美可能死了,也可能只是逃走躲债。


她死了可能是Ben杀的,她或是他挑选认定的猎物。


但电影却说,没有塑料棚消失。


钟秀最后约Ben见面,用惠美的名义作饵。


你猜若Ben是凶手,他会相信吗?


那么,钟秀也可能是凶手。


噩梦做一千次,谁保证不会成为现实?


电话,水井,爱情,那些人和人的交往,谁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或夸张或编纂的故事。


最终成了罗生门的陷阱。






04

唯有两件事是确定的,一是暧昧,二是愤怒。


一部电影看过一段时间后,无论多精彩的情节,观众都会渐渐淡忘。


不记得惠美的结局,可是记得她在夕阳昏黄的暮色中,脱掉上衣,像自由飞鸟一样美丽的剪影。


迷幻的铜管乐吹起jazz,人与天地融为一体。


记得惠美在酒桌边认真的剥着橘子,抛起,接住,一瓣一瓣撕开。


村上在《烧仓房》里描写“她”说:


剥橘子,不需要相信它存在,只要忘记它不存在就好了。


惠美好像就是这样。


她究竟变成晚霞、还是变成一抔土一抹灰重要吗?


只要忘记她的消失就好了。忘记她不存在,她就可以是晚霞,是焰火,是灰尘,是梦境。


电影中的人景物,到最后都仿佛失去了明确的边界,像熊熊燃烧后的世界。


存在还是不存在,即使在确信了某个情节的观众心中,最后也变成了暧昧的一团。




脱衣而舞的惠美,全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




而愤怒的力量,却始终存在!


燃烧,不仅仅是画面内的塑料棚,或明确指向的尸体和豪车。


我看到,电影中的每个人,胸中几乎都在燃烧着一团火。


正是愤怒。


福克纳《烧马棚》化成了钟秀父亲的故事,一个因为简单的邻里纠纷被法律郑重刑罚的农民。


父亲自始至终沉默不语,不作抗辩。旁人解释他,具有“坡州第一的自尊心”。


但钟秀发现父亲藏在旧仓库壁柜里一排刀具,证明他沉默下压抑的愤怒。


比《烧马棚》更残酷的是,破碎的事业和家庭,就连纵火也只能在梦里的失败的人生。


这种人生,只能燃烧自己。


钟秀更真实地演绎了父亲一步步走来的历程。


他烧过出走的母亲的衣服,点燃过塑料棚,梦里冲毁灭的火焰笑,最后杀人烧尸。


为的什么?


宣泄胸中愤怒而已。


阶层是破不开的次元壁,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都是老生常谈的母题。


只是因为过于真实残忍,所以一次次描摹,深沉悲哀。


母题之下,还有结合时代的现实。


比如电视新闻里的特朗普,嚣叫着要恢复美国人民的幸福。


大家都知道,他说的美国人民,指的是哪些人。


新闻外,是真实的韩国社会。穷人是穷人,富人是富人。


富人失格,穷人失业且失格。


人人在great hunger中愤怒,有的人知其所以,有的人浑然不觉。


但表面仍伪装成和睦和谐。









05

和所有表现力丰富的艺术作品一样,电影充满隐喻。


隐喻的所指,见仁见智。


大俗人则有大俗人的见解。


说点影评不怎么提到的。



惠美的家。


一间超阴面的出租房,一天只能见到一处阳光,靠不远处的观景台反射来的。


钟秀和惠美人生中的偶尔的阳光,是靠什么反射呢?


钟秀在这里与惠美做爱,以及,不止一次的自慰。


有趣的是,最后他把写作之地也搬到这个房间。


作为一个同样偶尔写作的人,只想说,确实如此——


写作就像自慰。



惠美的猫,Boil,沸腾之意。


但它的存在与否与水井一样,充满矛盾和疑问。


它可能也只是钟秀心中那团沸腾的火焰,绽发出的一点幻觉。


手表,廉价的礼物。


惠美存在过却消失了的最后证明。


却是钟秀送出的,是孤证。


和一个又一个接通了却又无声的电话一样。


单线程的,除了他谁也不知。


这些所有,都指向了钟秀的孤独。


大约钟秀揣想的枯井底下的孤独,就是这种孤独。



Ben和他的朋友圈,每回煞有介事的聚会。


忍着无聊和不屑,完成着一次次鉴定。


Ben说一切都是为了玩。


于是有充满仪式感的化妆箱。


你猜化妆仪式后是啥?


无论是什么,不过是在料理着给自己的祭品。



钟秀对Ben说自己最喜欢的小说家是福克纳。


因为福克纳好像在说他的故事。


然后钟秀下次找Ben时,Ben也在读福克纳。


Ben有什么理由对福克纳或者说钟秀感兴趣?


也许,因为这就是钟秀自己的精神世界吧。








最后,总结一下。


关于这部电影的意象,我看到的,就是暧昧,愤怒,孤独。


现实被模糊到魔幻。


真实与虚假边界不明,笃定的真相也可能是臆测。


谁都可以发挥,去塑造故事背后的真相。


你觉得你想不通。


别怀疑,导演故意为之。


也许模棱两可,才是最大的现实。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手机在线免费观看视频自拍_女优情色片_手机专区日韩专区电影--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究竟是谁杀了谁?暧昧迷幻中探索愤怒灵魂——电影《燃烧》嫣米

文章地址:http://www.c1ta.com/article/8.html
有关热门【究竟是谁杀了谁?暧昧迷幻中探索愤怒灵魂——电影《燃烧》嫣米】的标签